还是不声阴艺术了吧

《音乐物件论—— 一篇跨学科论文》简介(中)


首先,我们应该澄清一个误解。以电子方式作曲比任何其他方式都更能满足人们的系统性思维,相应地,电子设备的使用也无疑加强了这种趋势,这些的确是事实。而具象音乐所具有的问题也是事实,具象音乐作曲在历史上引起了另一种类的音乐研究,这种研究主张实验方法。
Read more ⟶

《音乐物件论—— 一篇跨学科论文》简介(上)


「尘批:续上次的翻译内容,本篇文字将分三次翻译不定期发表。从中能看到诸多至今仍然存在的矛盾和争议。部分内容针对的问题若套用到当下的程序作曲和AI作曲仍然适用。私以为,西方音乐的一大问题即在于把音乐定义为“被组织的声音”,脱离人心的重要性,偏入物像领域,关于这方面的困惑很显见。另,沙费这天真、理性、愤怒、矛盾的可爱多重性格在此文也显露无疑。」
Read more ⟶

《音乐物件论—— 一篇跨学科论文》序言


“我们的国度可不属于这个世界。”音乐家们说。
Read more ⟶

Xenakis :: Stochastic Music


究竟何謂謝納奇斯所謂之隨機音樂?謝納奇斯為一般無法直接閱讀其數學方程式之讀者舉出了現實生活之中的例子: 自然現象,諸如群衆呼喊、下雨,夏日野地群蟬齊嗚等等,諸如此類的聲晉現象其實是千萬僙單獨聲音組合而成,但當它們於同一時空發生,便產生了異於其個別表現的、一種全新的聲晉。這種音團現象是時間的适形,遵循隨機(aleatoire et stochastic)的原則,如果某人要製造像這樣由大量點狀晉、例如撥弦音(pizzicati)這樣的短促音所 組成的音群,就只能夠以數學 方法從事創作,亦即一種簡練、緊湊目合乎邏輯之理性表違方式。大家都聽過政治示威追行中,數萬乃至數十萬群衆所一同發出的聲晉;群衆所構成的人蘢以統一的節奏呼喊口號,當下一句口號田身處群衆前端的指撣者發出寸更如同波浪一般由前向後推迤,擠走上一波口號。當整個城市充滿暄嚷,鎮蜃者的聲昔與節秦隨後出現,出現了充滿殘暴力量的奇異場景。當示威者與反示威者之肢體衝突開始,示威者們最後一句整齊的口號為無序的呼喊晉團所打散,吼叫聲如波浪傳到人龍尾部,想像此時,數十挺機槍開始吐火,子彈狂嘯劃空,為這聲陣渾沌劃上標點,人龍潰散,地獄般的場景與聲櫺隨之出現,寂靜如爆炸般接管了其後絶望、髒污、死亡的局面。撇開政治與道德的脈絡不論,造成此種人間場景背後的數學(統計學)法則,其實與一場大雨或者夏天原野上群蟬爭嶋並無不同,此種漸進的或爆炸般 地從有序轉為無序的過程,都是隨機法則(loi stochastic)的應用。(註18 lannis Xenakis. Formalized Music. New York: Pendragon Press, 1992, p.9) #xenakis natural events such as the collision ofhail or rain with hard surfaces, or the song of cicadas in a summer field. These sonic events are made out of thou- sands ofisolated sounds; this multitude ofsounds, seen as a totality, is a new sonic event. This mass event is articulated and forms a plastic mold of time, which itselffollows aleatory and stochastic laws.…
Read more ⟶

🔮 LRDA


网站上线了,中短期内不会进行宣传
Read more ⟶

Balilla Pratella :: Manifesto of Futurist Musicians


Musica futurista per orchestre riduzione per pianoforte, 1912.
Read more ⟶

魚 :: 关于水母与音乐的相关性研究报告


音乐是一种增殖。
Read more ⟶

Gabriele de Seta :: 反对声音自然主义


Read more ⟶

🔮 Les Rallizes Dénudés Archive Project


We are calling for a Les Rallizes Dénudés Archive!!!
Read more ⟶

Varèse :: 声音的解放


我们的音名(musical alphabet)是贫乏的,不合逻辑的。音乐本应充满生命的脉动,需要新的表现手段,只有科学才能给它注入青春的活力。为什么意大利的未来主义者们,你们只奴颜婢膝地复制了我们日常生活繁华中司空见惯、枯燥乏味的东西。我梦想着能有顺从我的思想的乐器,它们贡献了一个全新的、未曾料到的声音世界,将通向我内心的节奏的迫切需要。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