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1946年,阿尔托再次说起了这场战斗:‘……并且我写作只是为了说出,我什么也没做过,什么也做不了,并且,当我在做什么的时候,我其实一无所做。我的全部作品就基于并且只能基于这虚无,这杀戮,这熄灭之火,水晶和屠宰的混战;一个人一无所做,一无所说,但一个人受难,一个人绝望,一个人战斗,是的,我相信一个人其实战斗。——一个人会欣赏战斗,评判战斗,为战斗辩护吗?不。它会被命名吗?也不。  命名战斗,或许,就是杀死虚无。但首先是停止生命……一个人绝不会停止生命。’
——引号里来自阿尔托1946年7月27日致彼得·沃森的信,参见Antonin Artaud,OEuvres complètes,tome ⅩⅡ,236. 全部摘录自布朗肖所写的《无尽的谈话》中的一篇残酷的诗歌理性,飞行的强烈需求

0

从昨天开始我又开始着手做这个网站,其实一共前前后后花了一共不到5个小时,总是觉得 要花很多时间去做,但是每次都是很快,现在这个网站可以真的自由生长起来了,因为我联系 到了一些朋友。我一直是很不擅长去主动联系朋友的,我知道大家其实都是温柔的,并且热情。

四三说:

那我想到一件趣事 我之前在家听他们一张CD的时候 我爸以为我音箱坏了跑过来问我 还有一次也是在听他们的CD的时候 突然和一个朋友打了一通电话 然后发现她的背景里面正好也在放他们的音乐 虽然不是同一首歌也很模糊 但是感觉特别的和谐跟亲切的感觉 当时就觉得很神奇 他们的音乐时间都很长 然后通话时间也变得很长 到最后甚至都没有说话 就只在听两个听筒里面的回声 谁都不想把自己的音乐关了

昨天乌云茉莉还发来了一个杂志的Gin Satoh的摄影图片:

头像是四人囃子猴子专辑的和小宇,还有现在说“其实我最喜欢的是浅川maki”的Nene,还有被形容为“一朵开在中文互联网与社交非网络的奇葩,牛皮鲜告示牌”的BinchOuTan(地球),还有火化耳朵的张铎瀚,还有硫酸饼干,写了小孔集的弗然,还有总是热情的朋友们。还有最近开始做《手册》杂志,并且在2020年末开始全球征稿的废船,当然还有空之穴(hole in the sky),阿一和好几个秘密的网友,一起给朋友们翻译了大量优质内容,关于裸身集会的,也有 关于别的容易被忽视的日本乐队的内容。

当然还有最棒的裸身集会脸书秘密小组,Jim Ranhis称之为Les Rallizes Dénudés Facebook community,组成员还有久保田麻琴,作为裸身集会大部分成员的朋友和曾经的成员,他在小组里也比较活跃。

1

另外有一些重要的文章,很多朋友应该都看过了,可以小总结一下:

关于那篇Music Magazine的访谈

  1. Nene翻译了中文版本(发布在空之穴)
  2. Jay Harris翻译了英文的版本(发布在他的博客的LegitVidya Library的Les Rallizes Denudes Series中)

那篇关于若林盛亮的访谈

  1. Jay Harris翻译了英文的版本Ex-Les Rallizes Dénudés Member and North Korean Defector
  2. Dope Purple的刘坚白翻译了中文的版本裸身集會組成50周年 劫機赴北韓的前成員娓娓道來

再见,朋友

最后列出一些前辈:
1. 一个已经消失的网站“lesrallizesdenudesexperience.web.fc2.com”,资料我已经放在了本站的concerts一栏
2. 收集了几乎全部图文资料的rallizes.blogspot.jp的ubud,大家都非常熟悉。在web.archive的时光机中可以看到ubud曾经的一个更加早期的网站 裸のラリーズ:Unofficial
3. 高田清博(Kiyohiro Takada)(Doronco)
4. 久保田麻琴(Makoto Kubota)
5. 建立了JapanoiseWeb的Maq Ito 6. Sundays&Cybele的坪内和夫(Kazuo Tsubouchi)(他正在視線X做裸身集会纪录片)

以上列出的几个前辈在存档上已经做到了极致,对于裸身集会来说,可能都不存在存档热这一说法,我们都知道,存档已走到了尽头。所以本站目前,到未来,将要做的或许是丢去个人生平历史的一种集体书写。情境主义国际的Asger Jorn在他的文章Diverted PaintingPeinture detournee,May, 1959)中说“所有文化的元素,都必须reinvested,或者消失!”对于本站来说会是这样的。

最后贴一首诗:

不变的事物 美妙的事物 未变 且 美妙的事物 比无常易逝中所见的美妙远为缜密严谨的事物 夜的领域 空间与维度 还有从那其中的逃逸 作为结果的逃逸 无意识的逃逸 当完成意识到的逃逸时 逃逸早就已经在预定的路上 消失殆尽了吧 ——水谷诗,想要知道更多的裸のラリーズ(水谷孝×汤浅学fax通信)

我们永远不会听完,我们永远听不完,我们不想听完,我们也不能够听完,那个东西弥漫到了诗意空间的四处。


+++LRDA is licensed under a CC BY-SA 4.0.+++ +++anti-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