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跳舞直到死

第一次再见

最后一次在趴间重聚,我看向右侧,时间之河正向着未来涌动;而看向左侧,此刻也将汇入往昔之流,就像这首八年前收藏的第一首歌。时间的幻象 既是向着未来也是向着过去流动,而明日与昨日实则处于同一条河流。 (持说:所以我们将会重逢) 真我不在此间,却又感知着此刻。 ——弗然,2021.2.5

虾米的最后23小时 这个趴间将一直播放23个小时直到虾米死掉!!!

ALL TOMORROW‘S PARTIES 所有明天的聚会 所有明天的聚会 ——地球,2021.2.4,《死ぬまで踊りつづけて|Endless Boogie》 (注:死ぬまで踊りつづけて是Daisuck & Prostitute的一张专辑的名字,意思是“继续跳舞直到死”)

裸團的一個特點, 主唱歌聲和貝斯聲、鼓聲可能是在曲目剛開始,或是要切入吉他SOLO時會 讓人感到紅燈三個要全亮了,不過水谷會一付無要無緊把歌聲漸漸念出 或是吉他刷下,那種只存在於不和諧中的和諧只能用人間至福來形容 ... 裸團的傳奇性不在於藐視音響工業、高價的限量CD、沒訪問沒錄音、 水谷涉案與否?現在流落何處(活?)、收的到版稅嗎?而是在於我喇叭 放出來的聲音可能是當初連創作者都沒有想過會流傳下來的,最初應 該也只能在少數日本人間流傳,畢竟那時還沒有網路,但輾轉經過40年 仍然還是被我聽到,不知水谷孝是如何看待這些的?當然不只裸團, 這世上錄音技術存在後(也包含人腦記錄)是否仍有這種我們能在它 絕種前接觸到的聲音呢?我想這就是當一個樂友最大的樂趣~ ——GYBE (上帝加速你驚嘆號黑皇帝),心得:裸身聚會禮盒,批踢踢實業坊 › 看板 JapaneseRock,2012Jul 10

对话

刘坚白:

ラリーズは水谷孝という人間の丸出しではなくて、あくまで彼自身が理想の美を追求した結果の音楽だと僕は思っている。だからその美しい詩の意味や思想を理解しても水谷孝という人間の本性が全く掴めず、彼は幻であり続ける。ラリーズに関して言えばそれは悪いことではない、なんたってサイケなんだし。 案外詩やボーカルではなく、あのギタープレイこそが彼の裸なのかもしれない。

我一直觉得裸身集会很酷,超喜欢他们,但我还不清楚他们有没有露「裸身」。 在我看来,裸身集会并不是「水谷孝」本人的赤裸,而是他自己追求的理想之美所带来的音乐。 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我们理解了那些美丽诗歌的含义和思想,也根本无法把握水谷孝的真实面目,他仍然是一个美丽幻象。 对裸身集会而言,这不是一件坏事,毕竟他们是迷幻。 也许不是诗歌或人声,而是那个吉他演奏,才是他的赤裸裸。 ——来自刘坚白的推特上午4:23,2021年3月16日

晚霞:

其实关于denude,我整理过这一篇文章,不过都是猜测而已。但也挺解释得通的?

刘坚白:

其实我这短文是在“内裤理论”(押井守跟樋口真嗣提出的一种指标:作品有没有呈现作者的本性)的脉络之下发文的,所以其实我没有意图探求裸身集会的团名… [黄大旺]说“裸身”部分并不是水谷孝取名( 见这篇


张铎瀚:

晚霞我今天早晨上山了 刚下山得空打字 好了我要开始狂敲键盘了 我代入自己 会担心网站出现信息上的中心化 档案听上去太严肃正确 感觉下一步就是成为史料库 这点我不确定但似乎裸集自己也在避免一种类似乐队史的东西 这种幻影诉求跟他们音乐也很同一 也许也不成角度 我感到我们好缺乏感性档案 我们对音乐的反应里总是掺杂了表面属于音乐范围内但实际只是一些无效档案的知识 比如“这张比上一张好多了 更有劲了 联想到某某年他们跟谁谁谁的合作 这种转变也真是有迹可循了!” 这些不是能够被判为错误的言行 好像也很贴近音乐 但真的无聊 如果翻豆瓣的话我自己绝对说过这种话 恶心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神经里虚弱的满足感 仿佛我占据了关于这个乐队这段音乐的一点知识 我宁可只说我很喜欢或者这对我而言是屎 所以昨晚你说那段看得我很激动 “存档热,不是必要的,这些资料对于我们对声音的直接感受实际上是不重要的,本存档绝对不会再去挖个人的生平历史”

晚霞:

怎么说呢,确实,我以前经常会沉迷于成员间的关系,惊讶于这个合作那个合作,其实就是还没去媚。其实那样说各种整理资料的前辈不太客气,但是只能说要告别这种方法,除了谢谢只有想能不能搞点真的新的。存档热的批判,我记得在听觉维度(注:)里读到过的(注:),然后我就记住了,总是那样不行的 其实听音乐不要看任何资料的,尤其是噪音类的音乐。而在裸身集会这里,事实又不一样了,lrd留给我们的资料(其实不是留给)也成不了什么资料,除了concert、海报、歌词,那件劫机事件,没有什么传统的那种存档该有的东西,能看到的就是这么多了。 能看到的,大家都看过了,接下来就可以扔掉了。

张铎瀚:

同意 我也认为噪音倾向的音乐尤其如此 它似乎就是超媒介的 自毁的 拒绝传达信息(或者以自己为例在向听众暗示信息传递的失败) 的 饶舌了又.....(注:噪音本质上是一个含糊其辞的极限概念) 这点我也是 比如我一直不定期地整理关于Thou的东西 也好奇他们的各种合作 轶事 变迁 和言论 会兴奋地搜索他们在采访里对专辑的看法 后来慢慢感到 这些是很不赖的娱乐 只要别发展成偶像崇拜 如“把一切赞美都给腰”或“不歌颂撒旦的黑金属都是hipster” 决不能让它污染自己的听 读 写 此处我还真是赞同德勒兹那种 用生命去撞文学而非做冰冷的文本分析 的读写态度 希望自己也能这样 勇敢地实践自己的诠释学 就好比如果足够欲望 Merzbow一言不发毫无人性的音乐也可以用于战斗 我看到lrd archive love这个页面 会感到这种勇气 感觉你正在发起一次对lrd的暗黑激活 哈哈哈 本网友已经跃跃欲试准备投稿了


2021/1/20 凌晨1:26

晚霞: 最近又想搞点什么,但不知道搞什么,我发现我lrd的文章,憋了一年多了,到现在提纲都写不出来,但除了这个别的又真没有真正想写的。

vivian: 那就先打打腹稿,可以平时干点别的事,转移注意力 但是在肚子里想这个事,我在说啥馊主意(。我觉得如果你真的想写,其实不用现在写 命运也会让你写的

晚霞: 写不出评价音乐的高级文章 但资料介绍类的也没啥资料了,🈯️关于lrd的。确实对lrd有缓缓的隐秘的理解 但无法转化为语言,嗯 我想想,主要还是太文盲了 我觉得。

vivian: 你可以看看红房老师是什么做的,我觉得他也没有很懂那种哲学那种很高深的东西 但是能够让人传递到那种对音乐的感觉

晚霞: 对的 但是那种话感觉是社会性很强的人才说得出来的

vivian: 比如你可以在水谷孝小组中水水贴,因为他早期也在别的小组中水贴。

晚霞: 只有我在发 感觉网友对lrd还是缺乏讨论

...

vivian: 文章本来就是的一个不会画满的圈,再说了,过了几十年豆瓣也没人知道是啥

晚霞: 我应该只在小组里偷偷发一下

vivian: 我觉得你是不是在担心你自己写的文章满屏不动半瓶摇,就是自己有追求,但是又达不到那个追求。

晚霞: 是啊 但是达不到 自己的那个期望也是没用的,硬套就尴尬了,有一篇稍稍深点的写的是lrd的噪音本体论,只是说的关于现场录音方式 流传方式的那个角度。 跟音乐本身没多大关系,所以没有什么参考的

vivian: 我觉得不用硬套,也不用放低标准,就保留青涩的天真就好,红房老师早期有篇文章,还全都感叹号

...

vivian: 音乐的语言要翻译为文字的语言很难

晚霞: lrd的魔力真的不在于他的学运的历史 传闻什么的,就只有音乐本身,播放一下,大家都懂是什么了。

vivian: 是!

晚霞: 但就很难说,到底是什么,因为也不在乎单纯的噪音运用,所以,到底是啥呢。好想把德勒兹复活,逼他听一遍lrd,写篇出来

vivian: 我觉得乐迷可能看不懂,但是听音乐就能懂。

晚霞: 毕竟音乐是解域化语言,懂得自然懂,我发现lrd不符合那些学术上的噪音艺术的审美标准 所以那些书里谈不了lrd。

vivian: 那lrd是常听常新的

夕焼け\🦦:ॐ: 听lrd的时候无法给自己思考的空间了,每次可能真的都是不同的填充物灌满整个空间。

vivian: 我觉得,是我单方面的感觉,就是听裸集的时候有一种神秘主义的东西在里面

夕焼け\🦦:ॐ: 有种迷狂,萨满那味道,已经无暇思考,而lrd本身根本不存在任何神秘主义的符号,但与那个相通。

档案

关于几位线上档案馆的前辈做的那些资料,我们知道,这样的东西在网络中是不易被察觉的,当发现的时候,会觉得“这么棒的Archive”在等着我们”。其实没有任何东西在等着我们,没有谁在等着谁,对于裸身集会的档案尤其是。我们可以设想那些博主,或者裸集资源大户平时生活的样子,那些人会离开电脑,离开浏览器,或许会忘记一切自己整理过的秘密资料去过自己的生活。生活中的某些天,都不记得裸身集会这个乐队存在过。(就像我们在生活中的某些天,完全不会想起我们的妈妈,爸爸)然后又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一个Archive网站,所有粉丝或许都在看,但是其实自己已经不在乎,忘记了。

血和沙,血和潮水

我的堕落的爱就像一个疯狂的人 我甚至不能停留 我的黑色朋友,我的黑色朋友 你带来了血和沙的气味 你带来了血和潮水的气味

在你生活的镜子后面 冰冷的火焰将你带走

被入侵的梦 被入侵的梦 黑暗正在回来 梦的战士 战斗 梦的战士在战斗 这场战斗是如此漫长 只要你记得你的自由 战斗将持续进行 直到你抓住你的自由并把它染红 ——氷の炎

战斗!这么一个词语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了,是的,你们每天晚上听着它不能入眠,而_氷の炎_里诉说的可是战斗......当然还有无法体量的噪音,它甚至超出一整个宇宙那么大......当然还有“你将继续战斗,死亡和疯狂是你的。”夜より深く


+++LRDA is licensed under a CC BY-SA 4.0.+++ +++anti-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