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 :: 关于水母与音乐的相关性研究报告

Posted on Mar 12, 2021

作者: | 出处:关于水母与音乐的相关性研究报告

{{ 博赫(噪音安魂曲/Noisy Requiem)曾经是个音乐爱好者,目前在从事动物学研究。}}

{{ 魚注:本日记实质上是对神秘的日本地下即兴乐队日本住血吸蟲的一个乐评,该乐团主脑就是文中提到的瘡原亘。听感水平大致和酸鲁磨相当。}}


音乐是一种增殖。

“水母雌雄异体,有生殖腺在近胃囊处。成熟的精子流入雌水母体内受精。受精卵发育成幼虫离开母体,在水里游动一会儿后,沉下海底形成幼体,后变成水螅体,水螅体分裂成多个碟状幼体,再发育成水母成体。”

——摘自蓝色动物学网

想象一个场景,如果有一束镭射光线,或者更具体一点,有一只霞水母。然后我们把这只霞水母放在一个正四面体里,正四面体的每一面都是镜子。装满水。

音乐就产生了。音乐就是这样一种东西——通过4面相向放置的镜子,增殖的形象铺满整个空间。水母,每一面的水母,反射再反射,生成无限的水母世界。

声音的三个构成要素是响度-振幅、音高-频率、音色-相位,但前提是在人耳的声域范围内。由于人耳的听觉系统非常复杂,目前我们只能够限于心理声学和语言声学的层面对其进行研究。

去年偶然发现一篇关于人体声学的文章,大意是讲听觉的能力范围或许还包括对光线的简单感知,在参考文献目录中有一个简介很奇怪的网站链接: www.cyanea-hearing.org,点进去看像是早期互联网的产物,上面写着Cyanea & Hearing Science Research Center(以下简称水母中心),也就是“霞水母与听觉科学研究中心”。

这个研究机构由海洋与微生物研究专家、神经科学家瘡原亘(Wataru Kasahara)领导,这个机构一开始研究水母的听觉系统及其预测海上风暴的功能(水母的耳朵长在伞缘的细柄上,看起来像一颗弹珠,里面有一个非常小的听石,感应敏锐,能听到频率极低的次声波),后来发现了水母听力系统对于光波也有一定程度的感应,并且和音乐有一些内在的联系。他们把这种听力系统复刻了出来,在东京北郊做了数场水母即兴音乐会,反响平平,但吸引了一小批狂热的拥趸。再之后据说Wataru本人沉迷上了黑魔法与炼金术,研究项目被迫终止。

水母中心所做的工作总体来看还是非常具有开创性的,可惜的是后期Wataru在研究中加入了太多神秘学的内容,以至于研究成果的信服力不足,还被时人斥为神棍科学家,也因此导致了此研究计划部分成果的尘封,确实是人类的一大遗憾。

Wataru在他的手稿中这样写:

“在一百余次观察实验之后,终于发现了霞水母能听见红外线的证据,这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想……那么可以解释得通了,音乐之所以成常常超越感官之所能及处,是因为它本质上就不只是听觉的东西……”

“在对听石的解剖中发现,这一个小东西是一个正四面体的结构,外面是灰色的,里面却又一层银色的薄膜,如同镜子一样……声波在这个简单结构里不停反射……简单的声音合成了交响乐……”

“水母耳的圆状外壳用来吸收声波和光线,可以保证同时到达反射的四个面……细胞分裂……生殖……镜子……不都是一回事么”

“德赛默的死因其实是把镜子嵌入头皮,导致反射的音量过大……路易斯·阿尔伯把自己献祭给了镜子,因此成为音乐本身……”(注:德赛默是历史上有名的凶镜的第一位持有者,路易斯·阿尔伯是一位神秘教会的创始人,同时还醉心研究黑魔法,据称就是他创造出那面镜子)。

之后的手稿则充满了各种晦涩难懂的词汇和符号,还有一些画,感觉过于神棍了,不便写在这里。

但总的来说,关于音乐是一种声音的反射与增殖(必须在特定的正四面体空间条件下)的结论,还是很有价值的。

另外,根据几何学知识,正方体包含一个内接的正四面体,正十二面体包含一个内接正方体(它们都属于柏拉图多面体)。这之间或许有一些联系,人的耳朵或者大脑中会有一个十二面体吗?正二十二面体与人类能够识别出的二十二个微分音有什么关联吗?这些是蛮有意思的问题。